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橡木 2 雪夜西幻同人

“您…这是您请客的意思?”蓝发的青年站在门铃外头踌躇了两步,不太确定的伸出食指指指自己。“我有购入面包,所以……”

“请进来吧,夜斗先生。”精灵回过头再一次重复了他的意愿,随即转过身子,留下一只手撑住门扉,目光淡淡的看着猪头酒吧内的布局。“无论怎么说,我们已经是队友了。所以——”

“好。”打断精灵话茬的是剑士毫不含糊的利落声音。没有犹疑,也没有咬牙切齿,

——这家伙只要似乎听见别人的诉求便能无所芥蒂的答应一般。雪音松开门,眉头轻轻挑起,手指掠过年份久远的橡木门户,和剑士的手背一触而过。凉的,他想。
“请进吧。”

于是两人落了座,人类剑士背着重剑将它斜立在犄角,坐在了近门一侧。雪音将菜名写在了羊皮纸上,折成小小的飞机递给了夜斗,阖起眼睛拱手休息。

夜斗捏起黄褐色的纸飞机放在手指尖上摩挲着,捏了捏尖尖的机头,轻巧的掷出了前台。而那飞机也争气,分厘不差的落在了吧台上的停机坪处。夜斗目送着飞机,视线尤未挪回,藏青的眸子里有着期盼和浅浅的追忆,能被雪音看见的唇角带着微笑。“魔法师大人,我们谈点什么?”

“这是一个很不错小镇,我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它。”

青年挑了挑眉毛,等菜的功夫手上擦剑的动作不停,“因此您决意于此小驻,进入森林随便玩玩?”

“冒险者敬重生命,虽则提不起太大精神,但我也还不至于'玩玩而已'。夜斗先生,请相信我的职业操守。”雪音摘下帽子,毛茸茸的尖耳朵抖了抖,将腿翘在另一端的椅,深深舒了口气。

“这是我在这个小镇的第二年,大概也是最后一年。”剑士放下手里的布条,找出怀里的一封信摆在桌面上,低下头絮絮的继续讲。

“小镇很寻常,附近的森林过去也很寻常。只是这几年接连的有村民失踪,人们以为是魔兽干的,派了惩戒任务想让各路冒险者来帮忙。然而说来也怪,进去的佣兵分明也如约带回了魔兽的颅骨或者魔晶,但村民的失踪事件仍然不见少。紧接着,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曾进入森林三次以上的人,全部失踪,”

夜斗突然抬起头,以一种志在必得的毅然目光望着信封,再和雪音四目相接,一字一顿。

“无人归还。”

夜斗的话头停在了此刻,雪音挑着眉头耐心的等着他的下文。

“我曾去过一次,和第二次去的克雷因一起。克雷因是个矿工,他去森林是为了寻找海蓝宝石。”

“克雷因缺钱,他和他的未婚妻安就要结婚了,可他却连一枚宝石戒指或者一套木柜子都不能给她。安是个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女孩,他们习惯每天写情诗互赠。有一次我在路上碰见过他俩,女孩子服从又乖顺的依偎在克雷怀里——她不会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

“安对于克雷的贫穷没有说一句话,但克雷心里反而更不舒服,所以他来找我了。有一天晚上,夜风暖暖的吹在人身上,我推开门,就被他约了出去喝酒。昏黄的灯光底下他摊开了羊皮地图,弯弯曲曲的墨迹小路和被笔尖戳的有点透的点。他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他发现了一条宝石矿脉,就在伊莎贝拉的东南处。”

“你知道吗?然后他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石头,里面嵌着一枚绿豆大小、成色极佳的海蓝宝石,非常诚恳又迫切的跟我说,他不仅在岩层里劈下了这枚原石,也惊动了那儿的一匹狼,母狼,暴躁的、怀孕的疾风魔狼。”

雪音看到夜斗说到这里的时候苦笑了一下,包括放在桌面上的手也换了一个姿势,攥在了一起。

“他收起原石慌慌张张的跑路了,回来之后看着石头愣了神,他希望能更大一点。所以,他来找我一起。”

“起初,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在清晨来到了森林是东南边。我警戒着狼的暴起,克雷因在岩层断裂处掘矿,在他心满意足的转身走向我的时候,”

“狼群来了。潮水一样涌来。”

雪音看着夜斗疲惫不堪的垂下脖子,极其低落的十指交叉,紧紧握住。

“然后,克莱因被追上了,他把抓在手里的石头抛给了我。我逃出了森林,在夜幕到来的时候找到了安,将嵌着宝石的原石送给了她。安接过石头愣了半响,坐在木椅上安安静静的流泪。我想逃开这压抑的气氛——毕竟我的委托已经到此为止了。”

“安抬眼看着我,带着哀求的说,今天没有情书。”

夜斗扇动着嘴唇还想说点什么。可老板已经把牛排和意面端到了木桌上,他大概是听见了最后一句话,以微妙的眼光扫过二人,蠕蠕肥胖的嘴唇,最后还是只把餐盘沉默放下,不言不语。

夜斗气恼的摇了摇头,等老板转身走开就想和雪音解释,却没抢到先机,就听少年人略带沙哑的声音。

“所以,你完全是猜测克雷因尸首上会有你的委托人渴求的情书吗?”

“是啊。”

“……好傻。”

“克雷因这个人…应该不会忘记给他恋人写情书的,那天我们出发的太早了,也许是他没来得及给出去也说不定。而且…”

“而且?”

“委托已经接下的话,无论怎样也要去做一做啊。作为一个神明,挑肥拣瘦可不是好习惯。”

夜斗笑着说完,拿餐刀切开了一块牛排,正左手执着餐叉将一片肉送进口中。雪音不知不觉的翘起了二郎腿,一边拿叉子卷起意面,一面想着他语句里的那句神明,又想起失踪许久的月神艾露恩,不自觉的将两者进行了比较,轻轻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是一个精灵,精灵雪音。而我们的神艾露恩已经不知所踪太久了。如果神也能像你一样负责就好了。”

“哈哈哈,神明里也会有偷懒的家伙嘛!正常,正常啦!”

剑士笑的大方,眉眼全都打开,满满都是无所顾忌的愉悦,看了便让人想到小孩子的那些笑。彻头彻尾,纯粹无双。雪音嚼起他的意面,唇角沾了点番茄的红色酱汁。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暂时的队友下了个定义,归类到心无城府,成长的顺风顺水的那类幸运儿去。

愿此行顺利,愿此行顺利。最起码要和对面那家伙这一路走来一样顺利,不要害得人这一生的转折点落在了自己这里才好。那岂不是砸了招牌,说明自己能力不够吗?

魔法师不带帽子的脸向右侧了侧,眼睛望着天空中皎洁的一勾新月,默默许了愿。

评论(1)
热度(7)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