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橡木1》雪夜西幻同人

午后金黄色的阳光投落下来,照的猪头酒吧旧旧的橡木招牌上闪着几个油光的光斑。门口的风铃铃铃铛铛的响了一二声,惊扰了好几个临门的几个酒客半醺半醒的睡意。他们抬起颈子,迷迷糊糊嘟囔了两句,接着埋下头颅,在臂弯里暖暖的昏睡着。

也便是雪音惊动了门铃,少年的一头金发,在阳光照射下耀成浅金颜色,闪若贵重金属——譬如银?在门推开的一瞬间,他即闻到了甜甜的麦酒味道——还有常年奔波讨生活的粗汉味道。他皱了皱眉头,右手压着发上的帽子走了进去。

吧台里的汤姆懒洋洋抬起头扫了来客一眼,视线在雪音耳旁多停留了半响,然后收回,照例擦着他的玻璃杯,慢吞吞的开了腔。

“精灵先生,我能为您做点什么?一杯葡萄酒?”

“不必,一杯麦酒,一份烤羊排,谢谢。”雪音瞥了眼店主,执着钱袋作势便打算结账。

“三枚银币,承惠。”店主收去雪音搁在吧台上的钱币,按了他身前的铃,把菜单传去了后厨。

而雪音则照旧压着他的帽子,走去了张空的靠窗四人桌。他摘下他的卡其色毛线帽子,深深呼了口气像极了要放松的样子。菜还没上,精灵将腿在桌下伸的很直,尖尖的耳朵抖了抖,是很明显的惬意。

窗外是长着杂草和小雏菊的小巷,赭红砖墙破破败败的,风化的痕迹就像坐着的精灵一样风尘仆仆。雪音嘘口气,正打算挪开目光眯眼休息一会,却在除开阳光什么也无的小巷里看见了一个人。

深紫色的头发?还真是少见啊。他支起手肘,饶有趣味的观察着窗外的人儿。而那家伙也像是发现了自己正被注目着,毫不吝啬的冲着玻璃窗内的雪音露了个大大的笑。雪音失笑,索性对人挥了挥手,招呼人不妨进来坐坐。

至于那男子则是加快了步子,在走近窗前的时候对着雪音摇了摇头。这时雪音才看得出来这人身上的泥点子,还有星星点点的褐色血迹。他身后背着一把模样笨重的大剑,收在柄看不出什么材料制成的黝黑剑鞘里。

雪音执着锡餐刀慢慢划开羊排的时候在那儿想。大概那家伙是个讨生活的剑士吧,这个点儿,差不多该是去交任务的?他抿了一口麦酒——老板显然往里面掺了水,味道淡淡的,带点麦芽的苦味。

左右无事,不如就在这小镇里接几个委托,去附近的森林转转吧。这荒僻小镇近来的天气真是很好,上午外出处理任务,下午就耗在这个小镇吧,读读书,晒晒太阳之类的。

精灵的耳朵又抖了抖,逆着光上面细小的绒毛看来如同镀上了层金子。他眯起眼睛,十指叠成塔状坐在橡木椅子上稍带惫懒。

这个镇子太静了,只适合在这样的午后里昏昏欲睡。雪音又喝下一口麦酒,淡淡的苦味绕在舌尖,勉为其难的拉回他一点清醒。年轻的精灵戴上帽子,将耳朵压进了毛线贝雷当中,然后问过吧台里同样昏昏欲睡的老板,推开酒馆门,带着一身宽大袍子晒在暖阳里,慢慢往佣兵大厅里走。

大厅的外头有一片空荡荡的黄土,也没什么人种花,就稀稀拉拉的长着些杂草。内间则贴着七零八落的告示,那些羊皮纸张早就打卷泛黄,昔日鲜红的印章也一样退了色,斑斑驳驳。西北角靠里,没什么阳光照着的地方摆着张长桌,里头坐了个黑色兜帽把脸盖的严严实实的瘦削家伙,他面前一沓沓的文书。想来该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吧。雪音一边想着,一边视线往两边扫了过去。这可不就碰见眼熟的人了吗。他对人点了点头,右手扣紧了左袖内的魔杖,慢慢踱步过去在长桌,陌生人的两个身位处坐下。

“你好,我是外出游学的精灵魔法师。这里有什么惩戒任务吗?”

戴黑兜帽的人头也不抬,隔着桌面推了一张文书过来。

“伊莎贝拉森林,惩戒疾风魔狼100,要求头骨完整。”

“啊那个——”蓝色头发的剑士转了头,大张着嘴巴喊了出声。“嗯我的任务也和狼有关,我不需要头骨,只是需要取走他们的巢穴里的一封信,所以——”

雪音接过纸张,叠好放进袖中,一边对上剑士期期艾艾的视线,随意的点了头。“可以,雪音。”

“啊真是太好了!这个任务我想做超级久了啊,但是一直没碰见队友——你也知道狼群巢穴孤身是多难进啊!”男子捏着拳头站起来跳了一步,将自我介绍匆忙补上。“嗯,这里是夜斗,五元递送神明夜斗神!破坏力和你们魔法师肯定没办法比的,但是,也算是有自己的一点小心得和小技巧吧!三级剑士——由衷希望雪音先生不要太轻视我们剑士啊!”

他这话越说越没完了,雪音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将法杖拿出袖口垂在腰前。“请打住你的话茬,人类夜斗。我想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和你一边喝茶一边谈谈任务的事——或者说约个时间直接去也行。”“另外,请不要怀疑我们魔法师的能力和修养,我们高傲,但亦懂得尊重他人。”——只是指你们认可的人吧。夜斗看了一眼这个裹在浅灰色袍子里的年轻魔法师,撇了撇嘴角。

“哈哈,边走边说好,边走边说好,时间就是金币!此次任务有我与您同行,那必然手到擒来啊——”夜斗快步迈过去几步跟上往外走的雪音,乐乐呵呵的说着诳语,雪音置若罔闻,神色平静。

“我们之前好像见过?我记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对了,是酒馆——我当时经过那个小巷,就看见你一头金色的头发耀的晃人眼睛。真是没想到您居然还是一位魔法师,还是一位精——”

“夜斗先生。”

“嗯?”

“沉默是一种美德。”

“……哈,打扰您了吗。抱歉…”蓝色头发的青年垂下头,自顾踢着小路上的石子儿,情绪一时之间似乎很是低落。雪音舒了口气,接着又微不可闻叹气,在前面默默领着路,又推开了猪头酒吧的橡木门,在暮色里回首看了夜斗一眼,语声平淡。

“请跟进,关于明天的任务,我们边吃边谈吧。”

评论(4)
热度(7)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