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假如是猫(中)

  *猫化设定

  *渣文笔

  *现在可以确定是he


“在意……”叶修把他心内的想法轻轻复述出了声,眉头微锁似乎想起什么。又极安静的看着卧在身侧的小猫。

  你可什么时候,才愿意答复我?知道你不爱说话,知道你对我成见很深……知道,我都知道。

  叶修扬了扬颈,将人头颅轻轻圈在自己怀内慢慢磨蹭着。

  “我们毕竟来日方长,对吧。”姜黄色的猫咪极轻声的呢喃着。他扇阖着的嘴唇几乎可以碰到挨的很近的对方身上的绒毛,细软清洁,还带着原主身上一份怡人的温度。

  叶修打了个呵欠,可到底睁着眼睛没敢睡过去----温馨如斯要是睡过去难免有点可惜了,而且……

  灰色的小猫蹬了几下后爪,似乎梦里遇见了什么不怎么好的事,睡的并不踏实,眼睑闭得更紧些。叶修伸爪轻轻将人头颈自怀内推开,自个歪歪头往外挪离的远些。

  也总得在人醒来时伪装一番吧?姜色大猫的眼里划出一丝不舍,却又转瞬即逝。

  而这边,刚刚醒过来的莫凡眼睛都还没能睁开,就习惯性偏了偏头调整下睡眠期间因长期压迫而略有酸痛的颈椎。

  却并不期,撞上了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咸咸的,还有种非常熟悉的味道……

  小猫努力睁大眼睛,试图看清到底撞见了什么----一个姜黄色的物体?这都什么东西,毛线球?莫凡皱了皱眉,对甫一醒来模糊不清的视野燃起不满。

  等到视野清晰起来,望着趴在不远处打盹的猫咪,脑子忽然记起些睡前的事情来。

  我变成了猫,叶修似乎也是,然后他来寻我,然后我就睡着了?好像我还听不懂他说的话?

  皱眉,继续皱眉。莫凡抬起脖子半坐起来,转些头直直看向叶修。

  虽说一直不觉得语言有多必要,但是,忽然发生听不懂别人说的话这种事情…多少还是有点在意的吧。

  第一次有点希望这个讨人厌的嘴欠的家伙能赶快醒过来,然后说话。

  小猫望望天,然后再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叶修,伸爪摩挲下嘴唇。

  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

  算了,还是先去洗漱就餐比较要紧,那些大概……只是个梦吧。

  莫凡迟疑片刻移开了自己投过去的目光,轻轻抬爪经过趴伏着的叶修,走及床沿处方放心的一越而下。

  浅灰色的小影子灵敏的钻过两扇门扉间的缝隙,没有接触,更没有碰撞,自然也避免了门轴挤压而发出的难听的咯吱声。

  睡个好觉,叶修。

 

  说真的,做一只猫其实也没什么好的。

  比如那些往日使用起来非常便利的器具突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一个冰箱的高度以及打开时所需要的力量,对一只猫来说实在有些难以企及。

  莫凡站在冰箱门前并不算太远的地方,思考着应该如何去克服这一困境。搬桌子明显力不从心。堆椅子?喂,他是只猫而不是猩猩啊



  但也只能从堆椅子开始试试了。莫凡打远一些的地方寻来几只小凳,拿头抵着将它们挨个推到冰箱进前。

  椅腿摩擦着地面,发出并不悦耳的声响来。灰色的小猫微微的皱下眉头,侧头往自己房间方向看去。

  哦…果然。莫凡有点丧气的看着往这边晃悠过来的叶修,他被吵醒了。

  叶修看看冰箱跟前堆着的几个椅子,舔舔嘴唇又看了眼莫凡也挺认真的给出了建议“作为一只猫还是少白费力气了…叫个外卖怎么样?”

  很明显不怎么样。如果莫凡能听懂的话,他一定这样想。至于现在,莫凡只是出于对人口吻的熟稔而听出他语气里的那一丝调侃,习惯性的摇了摇脑袋。

  莫凡站在原地稍稍斟酌一会,转了个身复又望向叶修示意他跟上。

  幸好以猫的体型打开电脑还是可以做到的。

  莫凡随便打开了训练室的一部电脑,在记事本里慢慢敲下字符。

  “我听不懂你的话。我打不开冰箱。……我饿了。”

  一路上在琢磨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还有愿意和我待一块的时候的叶修,在看到白色屏幕中显示出来的文字后,一丝了然的望了一眼趴在电脑桌上有点尴尬而故意看着门的灰色小猫。叶修往后退几步,一段助跑跟着起跳也跃上桌子,伸爪敲下几个字符。

  “我房间有几包泡面。”

   敲罢便跃下桌面,顺势跑到门边才停下,回头定定的看着还站在键盘旁的莫凡。

  “过来。”

  “……”莫凡犹豫片刻,终于选择跟他过去了。

  姜黄色大猫的心情似乎非常好,步履轻快的往前迈步,尾巴一甩一甩,有一次尾巴尖甚至够着了莫凡鼻子,惹得莫凡不得不停下来打个喷嚏。

  然后莫凡就和他保持了更远一点的距离了。叶修心觉可惜,尾巴扭了几个小范围的弧,稍稍安稳了一点。


  通常来说,宅男的房间也就那样。有点乱,有点脏,有点臭鞋子脏袜子实在太正常了。但是叶修这个房间,说真的,有点让人不可思议了。

  紧贴着站在门扉前的莫凡,原已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一个凌乱的房间。但是事实却是,这个房间除了有浓浓的烟味和没叠的被子外,其它一切都很好。

  灰色的小猫抿了抿嘴唇,往里走了几步,继续张望着这个第一次迈进的房间。

  构局和自己的房间也差不多。两张单人床分别贴墙放置,一张长桌搁在房间中段隔开了两个人的位置。要说不同,大概就是三四个放在不同位置的烟灰缸。

  变成猫以后,叶修还抽烟吗?莫凡随便找了张靠背椅跳上去坐下,看着正在衣柜前翻找东西的大猫忽然这样想着。

  应该不了吧?毕竟都没法点火了…莫凡懒洋洋的这样想着,抬头一看,那个人已经叼住一袋泡面往这边走过来。

  莫凡跳下去想对他说声谢谢,跃下的过程中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痒,全身都热起来,每一寸的皮肤又痒又胀,骨头在深处似乎像是被点着的爆竹……

  这个跃下的动作被影响得完成的一点也不完美。莫凡不得不前倾身子变势为翻滚,化解自高处跳下而对膝关节产生的巨大冲击力。

  真他妈shit。莫凡忍着体内蔓延开的不适,抬眼狠狠瞪了一眼打算往这边走过来的叶修。硬撑着咬牙往前挪,待爬到一张床前,挣扎着咬住垂下的一角,死命往下一带。还好顺利,被子被拉下了不少,莫凡往里钻钻用那些被子将自己裹起来。

  到这时候大概也能猜到点什么,尤其是骨节处不断发出的犹如爆豆一般的声音。

  要变回人形了……

  可是在别人房间,而且大概会是…全裸状态。

  莫凡闷着头躺在被子里,有点鸵鸟的不去想外面的事。

  而待在另一边且被莫凡警告过再往后退了几步的叶修看着这一幕也有点傻眼。毕竟正常人都会猜这样的反常动作大概是为了什么。

  所以,我喜欢的人待会会真空着出现在我的房间?

  方便面君就这样愉快的,从叶修口中掉落了。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啊。叶修在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种种求助标题----“喜欢的人突然裹着自己的被子真空的待在自己的房间怎么办?急,在线等!”

  他晃晃脑袋赶走这些不着边际的思绪,轻手轻脚往房间中段走几步生怕被人知道自己的举动。

  姜色的猫咪埋头在衣柜里寻了一会,找出件长袖衬衫咬住含到人身边。

  隐藏在被子底下的凸起已经明显超出猫的体形,那一点被子并不够遮住一个成人。

  被子边缘漏出一点浅浅的粉红色----很漂亮的脚趾。

  叶修咳嗽两声将衬衫拖到他脚边,顺势拿布料磨蹭下人脚趾。

  我才没有偷看,没有。

  “给你寻了件衬衫,将就着穿,我先出去。”

  说着故意很大声的离开了房间。他知道莫凡听不懂自己的话,但是拾荒者的耳朵会注意到自己离开的声音。

  但他并不知道这时候的莫凡已经可以听懂他说的话了----谁知道为什么呢。

  但总归莫凡在听到爪子拍击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之后,似乎确认了叶修已经离开,轻声舒了口气从被子里钻出来。

  他的衣服。

  莫凡抓起那件放在自己脚边的白衬衫,捧在鼻尖闻了闻,迟疑片刻把它穿上了。

  衣服上有很熟悉的烟草味道。不论是网络里借由麦克风传过来的打火机的声音,还是每一次见到他都会飘散过来的烟草的味道。

  他给人的印象似乎总和烟草联系在一起。明明应该是像云雾一样湿润而袅袅易变的青烟,却偏偏干燥而带着点点苦涩。

  挑战赛或者比赛,似乎不时能从自己的视角透过窗,看到站在走廊吸烟的他。

  然后他回来,依旧漫不经心,依旧开着玩笑,然后,安定了所有人的心。

  他有让人安心的魔力。

  虽然人依然很讨厌。

 


评论(5)
热度(24)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