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假如是猫(上)

*猫化设定

*渣文笔


  这个世界从一清早睁开眼睛,就似乎不太对劲。


  莫凡一边忖度着心内的思虑,在脑内默默过了一遍待会要做的事。将接下来不紧不慢的起床、洗漱、进餐……诸如此类的行程按以往的习惯安排了次序。

  周遭很安静----虽说夏休期间上林苑少人走动,尤其清晨无人起床安静也正常,只是,这样的寂静,似乎还是头一遭。

  莫凡晃晃脑袋意图将被子掀开一角,但是……

  没有胳膊,没有手,入目所及的,竟是一条细细的毛茸茸的肢体。

  ……这都什么鬼,眼花?莫凡盯着自己的胳膊片刻,迟疑的阖上眼睛复又睁开。

  依旧是那条细细的毛茸茸的肢体,白底灰条纹,灰色的毛发细腻而莹润,折射出一层浅浅的银光。小小的光入射进眼睛,映得这孩子的瞳孔也染上星星点点的光。

  以极慢的速度从床上“坐起”----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在我们的眼里的话,大概就是一只渴睡的小猫迷迷糊糊撑了下前爪,复而被坏坏的主人半是哄诱半是威胁的叫了起床,尚未彻底醒来,只眨巴着那双水漾漾的眼睛,无辜而迷茫的瞅着四际。

 

  已经是破晓,城市里少有人会选择这样早便起床,慵懒而繁复的劳作与娱乐占据了他们太多的心思、时间。睡眠变得珍惜,却又似乎非常廉价。

  窗帘随主人的心思,大概彻夜没有合拢,半掩着的窗户挡不住自缝隙远道而来的光线。几缕细细的晨光投射下来,照清室内浮浮沉沉着些许灰尘或者棉絮,清清楚楚,懒懒洋洋。

  灰色的小影子蹿的极快,几乎如同使用了影分身术般闪现到了衣柜前。

莫凡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打量着自穿衣镜内看见的景象----

  他分明竟成了一只猫,瘦瘦小小的骨架,白底灰纹的皮毛。

  白的纯粹细腻,灰色谦恭莹润。姿态细弱,惹人垂怜。

  见鬼的惹人垂怜。莫凡喷了个响鼻,狠狠的赶走这类思绪。

  不甘心的在镜子前转悠几圈,期盼着这不过只是一场眼花。但是眼里的投像什么都没有改变,猫依旧还是猫。

  良久,盯着镜子又似乎将目光投到镜子更里面的莫凡极其无奈的承认了这个事实。

  那么,去看看别的人吧。莫喵在心底暗暗定下了下一步的行为。

  耳朵却在下一秒机警的竖立起来。

  脚步声,似乎是什么尖锐的东西磨擦着木地板而不时发出轻轻的喀嚓声----比如缀着过长铁链装饰过渡的鞋子,金属链子及地发出的声音。但是,那应该是有停顿一步一声的,而这个…却像是四声并在一步中发生了。

  莫凡伏低些身子,试图更加仔细的分析这些声音。

  门被推开了。夏间贪凉,空调彻夜不息,为透气方便且这几日左右无人,索性只是掩着,却不想在此时吃了大亏。

  莫凡抿了下唇不再思虑这类有的没的,轻手轻脚的往后退去,翻身、跃到床上,将自己往被子里塞了塞。

  “喵唔----”

  猫叫传进了耳朵。

  电光火石间似乎什么事情忽然想了明白,莫凡的耳朵急速抖动了一下。只隔着一层薄被,这样的耸动并不容易被忽略。

  那只猫似笑非笑的瞅了眼暴露在被子之中的莫凡,往前慢悠悠踱着,爪子故意轻敲了地面,发出啪哒啪哒的响声来。

  “我说莫凡,不至于看到我就躲吧?还是你居然成了老鼠,放心,就是真成了老鼠我也不伤害你,安心,出来吧。”

  “snjxhfhdkmama~、?&!^《‘」[》¥<[‘《+[《[”

  钻进被窝里的莫凡听着外头这恍如爪哇国语一般的话音,结结实实的犯了难。

  对,他一个字都没听懂。但,他也确确实实知道了所有该知道的讯息。

  夏休期这儿没什么人,魏琛方瑞一流统统回了各自本在的市,而几个姑娘相约一块出门旅游去了,只独独剩下撵不离荣耀女神的某人,还有,实在不愿回去的自己。

  没有姑娘,就不会有猫----这边几个家伙,一心扑在荣耀之中,把自己顾顾也就都差不多了,养宠物这明显耗心思的事,怕是跟他们沾不上边。

  叶修,恐怕更不像可能饲喂猫咪的人。

  莫凡暗暗给叶修下了个定语,斟酌着到底要不要出去看看----他是早已明了那只猫,恐怕就是叶修无疑。

  没人会养猫,除了自己和叶修再没有其他人,再加上……莫凡垂了垂头再打量自己手臂一次。

  大概是一起都变了吧。

  躲在被子之中的小身影借低头之势闷闷的伏下了身子,将脑袋枕在前爪,颇有点垂头丧气的味道。

  莫凡心情不好,所以不想见人,任何人。

  而这边并未得到半点消息的叶修却依旧不急。待走及床沿,微一昂首便瞧见了薄被的一角耷拉着垂下,想着倒也不必跳了,只歪歪脖含住便慢慢往外拖拽。

  被子统一老板娘拿去洗衣房洗的,味道都挺统一,然而自个房间两个烟枪,倒是从没嗅过洗衣粉真实的味道。而这个嘛,柠檬皂角----清新的像是懵懵懂懂的少年时代。青春啊。叶修在心里不由的叹出句感慨。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覆在自己身上的被褥正在移动,最明显的感受者,正是己身无疑。莫凡撇了撇唇,半卧不动,只微抬起了脖子,打量着床下的情形来。

  “哟呵,这是哪里来的小猫呀?你家主人呢?”

  叶修望了眼床上的猫咪,也不理会他嫌恶的表情,径自曲了曲后肢一跃而上,跟着趴在灰纹小猫身边。

  “……”莫凡往一边挪了挪,显然不习惯和别人挨的太近----自小时便如此,也许经此一生也不会有所变更了?

  听不懂身旁人的话,不过……也无妨。从这人说话的口气和节奏上,大差不离也可猜个大概。无非是“挑衅挑衅”,或者只些没营养的问候。

  他一贯如此,不是么。

  莫凡垂了垂眼睑,在他被遮掩住的眉目和轻轻抿起的嘴唇之间,透出了一股不被看见的淡淡失落。

  久久没等到人的回应,叶修毫无疑问的吃了个闭门羹。不过他倒是早习惯了这家伙不爱说话的毛病,兀自待在一旁,看起来,竟还有点隐隐约约的享受。

  两只小猫,一只半卧着目光涣散不知心里在想什么,另一只呢,则眯着眼挨着那一只趴在一边惬意的歇着。

  时间不多,也许只这样沉默着过了半刻钟,然而夏天天亮的早,日头却是悬的高了。阳光穿透窗帘子在室内漫散开来,光线是多了,却反倒显得屋子昏昏沉沉,正宜睡觉。

  莫凡睡着了,姿态非常安详。

  叶修抬头细细打量着他,这个一路追杀过来的小家伙。

  最一开始,只是听人提及,打开搜索框,那匮乏的资料寡淡的很。只知道他爱拾荒,闹得人极其不待见他----没人会喜欢爆掉自己装备的人,玩家不会,俱乐部更反感这在抢boss中捣乱的家伙。

  然后阴差阳错的一块逃跑。那是神之领域各大工会联手追杀自己最凶的时候,这人可就这么赶上了,被人以为跟我一伙的,再加上自己拾荒的赫赫声名,也一样上了大公会的通缉名单,被他们追杀了够呛,运气是真不能说好。

  莫凡嘤咛个一声,细细碎碎的一声响荡了荡。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室内那么明显,略略的惊起叶修的思绪。

  叶修伏低了身子,趴到和莫凡眼瞳平齐的高度,颇是宠溺的继续看着他。

  也说不清什么时候,委托老张老林帮忙追杀之时的七月?或者问四会联盟要他在网游出现的地址的时候?或者更是早在自己单枪匹马见他则杀的时候?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

  从那个很早很早的时候起,我就在意起你啊。


----待续


评论(9)
热度(26)
  1. I1·Z星河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