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我已是犬

我是潘子。
[小三爷。走掉了吧?]脱力的手松下气力,无可奈何的望着从手中滑出的被握汗湿的枪。试图撑起力气坐起身来,却也遂不了心愿。
[赫赫,真没劲呢潘子,穷困潦倒到这个地步,连根烟也无。]手摸着干瘪的裤兜,掏烟掏了个空,意思意思苦笑两声一边自嘲一边任由瘫软下去的身体坠地,唔,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内,连下落时的微微风声居然也清晰可闻呢。
再见…再见小三爷,再见战友们再见奎子…再见三爷。
啧,明明是想和你一起老死在养老院啊三爷。
[不过…大概帮上你了吧,三爷。]
[这时候没烟没酒可真是,咳咳。]苦笑着想伸手想去拂去在身体上黏哒哒流淌而过的液体,比体温稍低一丝却始终带走着热量,[呼…有点冷有点难堪呢?]
[到时候了。]从腹部翻涌而上的液体带着点腥甜轰击着喉口,然后渗出。
[路上见吧,三爷。]眼角,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淌过……
[下辈子…]



END
一天刷掉了潘子从吃泡面到死亡的进度于是顺手码了一段嗯…
是渣很明白所以请放心大胆拍。
还有那啥,叶修皮的同学我们来扩列吧!
最后私心嗯,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我也一定还,站在你身后。我已是犬。晚安阿珀。

评论(1)
热度(8)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