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掷出色子的第七面

心塞就开了个脑洞

人懒所以用了这样的基本纯心理的描写

我是亲妈好吗?请相信这一点。

开文自娱,吐槽随意,因为是渣所以有自知之明,所以有过心理准备了。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

那天天气很热,挤着高铁我回到久别的家。

电脑弹窗送出了一个游戏。

游戏运行的很流畅,本身也很有趣。

百度上没有攻略,甚至搜不到信息啊……【惆怅

终于…杀入神之领域了。

刷个boss双紫一橙三杀满点。【笑

在城外被抢劫了。对象是……毁人不倦。

我…我要杀回来。死前颇不死心的说。他改变了人物头部动作,发了汗的表情。

在我提及他的出场和我的死亡时,队友们没有丝毫意外的神色。

难道他很出名吗?

互联网像是废物一样什么资讯都没有。身边的游戏死宅也完全没有这个游戏的消息。该死的,哪里不对了。

他作风有点像是三季稻。

又死了……不知为何觉得不想这样放弃,无关尊严。【失落的退出游戏

又死了……然后,他居然站在原地等我复活回来。

再死……啊,属性红了。

自暴自弃的带着懈怠操作人物席地而坐不想再战斗了,“呐,我说,我都没钱修装备了呢。”

那个忍者没什么反应还是老样子的站在原处。

我们彼此大段的开始沉默,但意外的很放松。

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几乎每次都是我挑衅→被杀→两个角色站在那儿不说话→沉默→一个人事先要道别→目送这样的节奏。

“呐,我说,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经历了长久的沉默相处之后,那年圣诞节,我问他。

不……准确说……

“好。”

他说他叫莫凡。

然后,我们恋爱了。

在圣诞之后,他那一年可谓过得多灾多难。

有很长的一段日子,只看得见一个小号站在那里等着。

世界上的刷屏告诉我他正在被追杀,遗憾的是我依旧没有找到关于荣耀的资料。

无论是百度,还是谷歌。

我忽然很想见他,见这个不爱说话却意外温柔的男孩子。

我们约定了在杭州火车站见面。

我从八点等到20点。他……没有出现。

我发了照片过去,那里突兀的站着我一个人——在小聚的情侣们之间。

他发了照片过来,那里他像是摩西独自站着——在熙熙攘攘人海之中。

我的照片右下角标示着2016年2月14日九点零九分

他的照片右下角标示这2018年2月14日九点零九分

拍摄于同一个站台之下,甚至连距离都是一样的。

时间不一样。

……

我找了朋友做了PS。相片里他牵着我的手,低头仔细的望着我,我眯着眼睛对他笑。

我发了定时的电邮给他,在2018年2月14日九点零九分

这是一个误会……何必开始……

我明白了。【失落的尝着随手买回的黑巧克力。

有点苦涩呢。【勉强笑


-TBC


评论(4)
热度(16)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