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午后、近侍刀还有少女

不知道大的背景,就是突然有写的欲望,所以写了系列。

药研安静的坐在背光的和室一角,从窗棂间漏过的一束金光静静的从他背后射向面前,被飞舞的粉尘螺旋环绕和挽留着,却坚定的落在他膝前一拳的距离,汇聚成一个小圆。
审神者悬腕端坐,面前的小几上堆满报表和账目,兼杂着几本大部头的法学指南。
暮春的风极柔和轻缓的飘进室内,微不可察的拂过两人的额发,再静静的离开。只一点点钢笔摩挲过纸张的沙沙声。
室内一时静谧无话,时光似乎也已凝结。
“药研。”少女突然开了腔。
只是还没等到少年反应过来回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女孩已经迅速的推开案几,迫不及待的膝行一步,便面朝地板的栽了下去,直挺挺的。
“大将...?”白衬衫黑西装的少年困惑却不失迅捷的向前一步,让少女的面庞倒进了他的腿上,略微皱起眉梢的低唤起人的姓名。
“大将你...怎么了?”他犹豫了片刻,随后抬起双手,一只搭在了女孩的侧腰轻轻将人抱住,一只手帮她理起鬓边的碎发。
他还没来得及想这是多么容易被羡慕乃至仇恨的事,只担忧着这位年轻又温和的审神者究竟是为何所困,而他又能在此刻为她做些什么。一个凉凉的,湿润的小点在裤子上氤氲而开。
她这是,哭了吗?
他在心里困惑着,女孩子深吸了口气,压下了颤颤巍巍的肩膀,带一点哭腔,和许多舒畅的说。
“我没事,我只是...太累了些。”
“让我靠靠,好吗?很快的...”
少年抿了抿嘴唇,他想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于是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女孩的背,以示安抚。
“如果您想的话,自然是可以的。”
“会好的,无论是什么。”
我在。他悄悄的想,我总是在的。请安心的依靠我吧,大将。

评论(4)
热度(2)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