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雪夜不可自拔

橡木 2 雪夜西幻同人

“您…这是您请客的意思?”蓝发的青年站在门铃外头踌躇了两步,不太确定的伸出食指指指自己。“我有购入面包,所以……”

“请进来吧,夜斗先生。”精灵回过头再一次重复了他的意愿,随即转过身子,留下一只手撑住门扉,目光淡淡的看着猪头酒吧内的布局。“无论怎么说,我们已经是队友了。所以——”

“好。”打断精灵话茬的是剑士毫不含糊的利落声音。没有犹疑,也没有咬牙切齿,

——这家伙只要似乎听见别人的诉求便能无所芥蒂的答应一般。雪音松开门,眉头轻轻挑起,手指掠过年份久远的橡木门户,和剑士的手背一触而过。凉的,他想。
“请进吧。”

于是两人落了座,人类剑士背着重剑将它斜立在犄角,坐在了近门一侧。雪音将菜名写...

再拾年

莫名很悲,想把这个也写进文章里。
人啊,真的能得偿所愿吗。

《橡木1》雪夜西幻同人

午后金黄色的阳光投落下来,照的猪头酒吧旧旧的橡木招牌上闪着几个油光的光斑。门口的风铃铃铃铛铛的响了一二声,惊扰了好几个临门的几个酒客半醺半醒的睡意。他们抬起颈子,迷迷糊糊嘟囔了两句,接着埋下头颅,在臂弯里暖暖的昏睡着。

也便是雪音惊动了门铃,少年的一头金发,在阳光照射下耀成浅金颜色,闪若贵重金属——譬如银?在门推开的一瞬间,他即闻到了甜甜的麦酒味道——还有常年奔波讨生活的粗汉味道。他皱了皱眉头,右手压着发上的帽子走了进去。

吧台里的汤姆懒洋洋抬起头扫了来客一眼,视线在雪音耳旁多停留了半响,然后收回,照例擦着他的玻璃杯,慢吞吞的开了腔。

“精灵先生,我能为您做点什么?一杯葡萄酒?”

“不...

致叶修

  现在是2016年5月28日下午十九点零七分,我的窗外在下雨。
  翻了一下午的全职,看完了决战嘉世,看到了第十六的目录,我把书放下,心里有澎湃的东西在激涌而出。
  明天……是他生日。
  谈到叶修,诚恳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思索过好几次,虽则心绪纷繁万千感慨,憋出来的话也只是一壶浊酒,无言以对。
  我们能对叶修说什么呢?太复杂的甚至略微复杂的东西都不像样,难以转述唇齿间提到他名字的悸动----你必须承认,光是提到他,都是一种对心脏和灵魂的触动。对他,真的太多太多话,也真的只能只能归于缄默。
很多时候我跟着刷弹幕或者刷队形,不是闹着起哄,而是,真只...

你的一言一字,都有人去听。全天下的所有美好东西,都有数以万计的人们愿意为你捧至你面前----就算你不需要,就算你可以自己获取。
你不需要我们,没关系,我们仅只是不干扰你的,喜欢你。
今年是认识你的第三年,希望不是最后一年,希望往后人走茶凉的日子里,我还在书外一脸认真,你还在书里坚韧不拔。
我最害怕时间了,但真的好希望好希望,能和你有不只一个的十年。

假如是猫(下)

*想写莫攻,真的。

*淡淡的甜,喜欢你们喜欢。

*本章略ooc 不过好像一直都…_(:_」∠)_

*完结。


莫凡穿好衣服站起来琢磨了下回自己宿舍的最短路径,然后轻手推开门,往既定路线走去。

  路上很顺利,那只猫并没有出现。

  只穿着白衬衣的莫凡推开自己宿舍的门,不知为何有点些怅然。他叹口气,随手带上门,走向衣柜找出自己的衣服换上。


  说真的,饥肠辘辘的味道真的很不好。如果是做什么忘记了还好,但是如果只是干坐着挨饿,那么饥饿的感受似乎会被无限度的放大。

  所以当莫凡被那只猫叫停了进餐的享受时,心情真的很糟。

  莫凡继续拿叉子在泡...

冰度掌心

  *深夜难受报社

  *触碰就可以知道对方想什么系列

  *想被拥抱


那些个一个人的夜晚你是怎么度过的?那么冷那么长,还那样安静。

  我吗?好像随随便便就过去了吧,反正……我也都那样了。怎么忽地这么想?

  好累。

  我知道。

  嗯……

  说起来,也就你看得到我啊。

  ……

  也挺巧,触碰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不然大概……和你也说不上几句话。

  ……嗯。

  哎,我倒是希望你反驳一下我的话啊。

  ……不会的。

  啊哈?

  因为最喜欢你了。

 ...

假如是猫(中)

  *猫化设定

  *渣文笔

  *现在可以确定是he


“在意……”叶修把他心内的想法轻轻复述出了声,眉头微锁似乎想起什么。又极安静的看着卧在身侧的小猫。

  你可什么时候,才愿意答复我?知道你不爱说话,知道你对我成见很深……知道,我都知道。

  叶修扬了扬颈,将人头颅轻轻圈在自己怀内慢慢磨蹭着。

  “我们毕竟来日方长,对吧。”姜黄色的猫咪极轻声的呢喃着。他扇阖着的嘴唇几乎可以碰到挨的很近的对方身上的绒毛,细软清洁,还带着原主身上一份怡人的温度。

  叶修打了个呵欠,可到底睁着眼睛没敢睡过去----温馨如斯要是睡过去难免有点可...

假如是猫(上)

*猫化设定

*渣文笔


  这个世界从一清早睁开眼睛,就似乎不太对劲。


  莫凡一边忖度着心内的思虑,在脑内默默过了一遍待会要做的事。将接下来不紧不慢的起床、洗漱、进餐……诸如此类的行程按以往的习惯安排了次序。

  周遭很安静----虽说夏休期间上林苑少人走动,尤其清晨无人起床安静也正常,只是,这样的寂静,似乎还是头一遭。

  莫凡晃晃脑袋意图将被子掀开一角,但是……

  没有胳膊,没有手,入目所及的,竟是一条细细的毛茸茸的肢体。

  ……这都什么鬼,眼花?莫凡盯着自己的胳膊片刻,迟疑的阖上眼睛复又睁开。

  依旧是那条细细的...

我已是犬

我是潘子。
[小三爷。走掉了吧?]脱力的手松下气力,无可奈何的望着从手中滑出的被握汗湿的枪。试图撑起力气坐起身来,却也遂不了心愿。
[赫赫,真没劲呢潘子,穷困潦倒到这个地步,连根烟也无。]手摸着干瘪的裤兜,掏烟掏了个空,意思意思苦笑两声一边自嘲一边任由瘫软下去的身体坠地,唔,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内,连下落时的微微风声居然也清晰可闻呢。
再见…再见小三爷,再见战友们再见奎子…再见三爷。
啧,明明是想和你一起老死在养老院啊三爷。
[不过…大概帮上你了吧,三爷。]
[这时候没烟没酒可真是,咳咳。]苦笑着想伸手想去拂去在身体上黏哒哒流淌而过的液体,比体温稍低一丝却始终带走着热量,[呼…有点冷有点难堪呢?]
[到时候...

1 / 2

© 星河 | Powered by LOFTER